首页 > 言情小说 > 山河怅 > 第61章 算了

第61章 算了(第2/3 页)

目录
最新言情小说小说: 我吞了一颗龙珠彼岸重华换嫁后,大力美人发家致富养崽忙当丑丫头变成了绝世大美女水平不高的人写出的幻想入侵极品女友,包围我身份曝光后,我成了前妻高不可攀的神综清穿之大吉大利清穿:额附在草原吃我的软饭潜龙出渊盛宠女穿男:我从男主手中抢女主爱在桃花灿烂时别人打工我种田,少走弯路四十年龙戒圣刀只因流年清浅我们的故事未完,来生继续我家相公超甜的我家黑无常,能把鬼打哭天医归元

命的说小皇孙趁她们不注意自己拿来吃的。

几人的口供一对,许黛娥再生气也只能信了。

这事真要追究,报上去了就是翻了天的大事,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云裳要担的责任都无法推卸。想到她和浦笛的关系,她没办法这么做。

好在所有的后怕,都在怀渊二更时候的一声‘母妃’中退了下去。

灯笼下的阴影,打在宁王府五间三启的院墙上,折射出幽幽冷气。

云裳靠在王府外的侧边高墙上,脸色白得像张纸,在微弱的光线里如一个没有骨架的假人。

她身上爆发出迟来的寒意,一阵接一阵,有种虚脱后不知所措的悲凉。

两人沉默了很久后,她问:“我是不是很可耻。”

“是。”

浦笛带着劫后余生的战粟,冷森森地看着她那张没有人色的脸气得要命,实在无法想象,他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杀人很可怕。”云裳默默念完这句话,顿了很久又从喉咙里发出低吼:“为什么他能轻而易举的杀了云家那么多人,我连一个都会害怕,这不公道。”

她的身体再也没有一点力量,双膝重重的跌在地上,纯粹的恨意如敲击的木鱼,每一下都强劲地辗过耳膜,拨动着体内每一处脆弱的感官。

浦笛听到她的话,眼睛熬得直愣,连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失控地俯视着云裳,“晏南修那年才十四岁啊,你怎么能确定是他,不管怎样你,怎么可以对怀渊下手,你真的是疯了!”

“就是他!”云裳仰起头,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脸面极为僵硬地道:“我亲眼看到的!当年我大病一场,原本以为忘记了很多事,现在想来根本不是忘记!是我不敢回想云家被灭前的所有事情,一件都不敢回忆,只有这样我才能活下去。”

云裳一想到被晏南修骗得那么狠,内心深处就崩塌得不成样子。她脸色惨白眼珠发红,说出的每个字都含着恨带着血和泪。

曾以为洛甜能感同身受,时光转逝,她发现相同的痛苦根源并不会同仇敌忾。

浦笛此时听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她说她看到了,就说明她见过宁王。

他扳着她扭曲的脸,不可置信的问:“你什么时候见过宁王?”

云裳呆愣愣地勉强挤出一丝苦笑,“他出京前骑在马上。”

的确那一次浦笛也在,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只是云裳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目录
冥王大人放肆宠
返回顶部